戴表需要貼膜嗎?看看“真正的表友”怎么說

2021年07月10日 07:00 來源:腕表之家 類型:原創 作者:蕭峰
        [腕表之家雜談]長期以來一直存在“需不要要給手表貼膜”的爭議,部分表友在佩戴新表時會格外謹慎,生怕一不小心留下劃痕,選擇貼膜是避免意外劃痕的一個有效辦法,但也有不少表友對此提出質疑。對于腕表的愛護無可厚非,每人都希望自己的愛表光亮如新,那么貼膜究竟是否有必要呢?
 
 
手表作為飾品,嶄新的品相無疑更受人歡迎。支持貼膜的表友認為,這有利于規避日常使用所留下的劃痕,延長腕表的使用壽命。如果日后有換表打算,一枚品相完好的腕表在二級市場上價格也會更高。不僅如此,貼膜還能起到強烈的心理暗示作用,使佩戴者不再過分拘束,放心、大膽的擺動手臂,秀出心儀的腕表。正因如此不乏眾多贊成貼膜的表友,他們表達了自己的看法:
 
 
表友A:“我只會貼表鏡,幾千的手機都會貼膜帶殼,幾萬的表也正常?!?/div>

表友B:“我就貼膜了,感覺挺好的。起碼不花了。表是用來戴的,貼膜是為了更步在意的戴,哈哈哈?!?/div>
 
表友C:“比如勞力士現在的那個表扣,幾天就磨花得慘不忍睹,貼個后膜隨便戴表扣都是嶄新嶄新的,貼個膜有何不可? ...還有我個人經驗,自己的一只小綠針戴了沒多久,陶瓷圈上面三角區刻度就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刮掉一片,極其難看,這時候想要是貼了一層表圈膜,就不會磨成這樣了。另一只DJ,因為表兩側都是拋光面,戴了幾個月布滿劃痕也就罷了,關鍵還不知道怎么劃拉出兩道拋光也難以修復的深槽,這時候同樣想當初要是貼著膜就不會了?!?/div>
 
 
而持反對觀點的人認為,貼膜會對表鏡通透和整體金屬質感產生影響,從而降低了腕表的美觀度。貼膜的莫氏硬度遠遠低于藍寶石表鏡和不銹鋼,貼膜表面更容易留下劃痕,且纖薄的貼膜也無法抵御磕碰等嚴重外力沖擊,在佩戴一定時間后必須更換。相較于數碼產品貼膜,手表貼膜價格不菲,定期更換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因此這些表友也表達了截然不同的觀點:
 
 
表友D:“貼膜沒意思,就跟買了新衣服不摘標簽,讓別人看以為租來的呢。劃痕都是歲月的痕跡。有味道。是在磨的不行就換個表帶唄”

表友E:“手機貼膜戴保護殼我還相對可以理解,防摔及個性!高檔腕表就是質感自賞或者博眼球…貼個塑料膜戴手上…哪怕你戴的是滿天星彩虹迪…我也覺得一股強烈的塑料反光違和感,絲毫不會覺得表主的高貴及品味!”

表友F:“兄弟,其實一塊表,最珍貴的就是他身上的劃痕啊,這是他陪伴你走過歲月的最好證明,你歲月蹉跎時,他伴你蓄勢待發,你意氣風發時,他陪你南征北戰,他的每一道劃痕都是陪你成長的記錄,最后你會和他產生莫名的羈絆,就像一位老友,深沉寡言,卻又不失忠義,這大概就是腕表的魅力所在了吧”

對喜愛的事物呵護有加,希望它永葆光鮮無可厚非。就應否在腕表上貼膜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。對此你又持什么看法呢?歡迎在評論區留言交流。(圖/文 腕表之家 蕭峰)
為本文評分

最新評論

躺著的小海
躺著的小海

開車不喝酒,喝酒不開車。先想好你到底是為了開車還是更喜歡喝酒

2021-09-04
11 00
天竜川暴躁小鬼
天竜川暴躁小鬼

表扣貼一個無可厚非,其他地方就算了

2021-09-01
00 00
廣州大東哥
廣州大東哥

貼表底可以有,很有必要

2021-08-16
00 00
四分之一小橙子
四分之一小橙子

我個膠帶,貼啥膜,哈哈

2021-07-28
00 00
syww110
syww110

傻x太多了現在

2021-07-27
11 00
飄逸姐
飄逸姐

其實就像手機一樣,貼膜也會影響手機屏幕的,只不過手機屏幕相對較大,不貼的話很容易刮花,腕表相對面積較小,如果戴在手上,個人認為不貼膜才能凸顯手表本身的質感,采用藍寶石鏡面的更加不用擔心,如果不佩戴在手上,光收藏的話,放在展柜中倒是可以貼專用的膜來進行保護,每個人的使用喜好都不同,各自喜歡吧!

2021-07-24
00 00
歐德鑰匙
歐德鑰匙

十幾年前我的一位前輩買了一塊日志,那會兒可不得了,他很愛惜。給整塊表都用保鮮膜包了一圈,貼膜的各位也可以試試。

2021-07-19
00 00
Rickywatch
Rickywatch

要看戴哪款表 戴的目的

2021-07-13
00 00
萌.
萌.

個人喜好吧,我覺得是沒必要

2021-07-13
00 00
Sephy
Sephy

愛貼就貼,不愛貼就不貼 不在一個緯度,沒必要互相征服 你不信佛,廟里也不缺燒香的

2021-07-12
22 00

我來寫評論

我來寫評論
提交評論
下載APP
關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亚洲同性男国产在线网站gv,五月天婷五月天综合网,在线欧美精品视频二区,天天视频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